西方世界能否和中国制造脱钩?

结论先行:很难

西方世界想不想和中国制造脱钩?

想,尤其是疫情期间和之后。

列举一些我们知道的信息:

•美国总统特朗普国家经济委员会主任库德洛(Larry Kudlow)建议美国为企业离开中国 “支付搬家费用”

•日本政府公布了一项 20 亿美元的支持计划,帮助企业将制造迁移回日本,还有2亿美元帮助企业将制造迁移到其他国家  

•任天堂将把部份游戏机生产从中国迁到越南

•据报道,在冠状病毒疫情浮出水面之前,去年就有 50 多家美国公司计划将部分生产搬离中国。

•惠普和戴尔公司表示,他们希望将30%的笔记本制造从中国转移到东南亚

•苹果公司则指示其供应商确定可以转移到其他国家制造的产品。

参见参考链接。

西方国家为什么要和中国制造脱钩?

  • 反全球化浪潮的兴起
  • 对供应链安全的深度担忧

此处不深入解析。

西方国家能不能和中国制造脱钩?

难,因为一个字:钱。

将制造迁移出中国的方式:卖掉或者搬迁现有工厂,在目标国家建立新工厂,更重要的是,建立配套的供应链。

以富士康为例。富士康在广州的一家显示面板工厂去年尝试用 88 亿美元的价格卖出,未果。富士康在郑州的工厂,需要地方政府额外支持 100 亿美元来改造机场和物流设施以及建筑设施。

这么看来,日本的 20 亿美元是杯水车薪。那美国能出多少呢?搬迁固定资产的成本之外,企业制造设施要落地的美国地方政府(或者其他国家的地方政府)需要准备多少钱?为了重新搭建供应链又需要多少钱?这些钱都是万亿美元数量级的,由谁出?

Covid-19 的疫情对世界各国尤其是西方国家的经济冲击很大,短时间内,西方国家是没有这个财力来做脱钩的。

西方国家在某些商品类别的采购上会逐渐和中国制造脱钩,比如服装业。我所观察到的,服装已经有很多不再是中国制造。越南、孟加拉、土耳其等国家已经逐步接棒了。电子产品采购也有逐步扩大东南亚国家制造的趋势。但这是个长期的过程,而且必然从那些对供应链要求不那么高的行业开始。

中国制造往何处去?

从国家层面来看,西方国家会推动企业优先外迁最需要的产品、更重要的产品、更高附加值的产品、以及对制造能力要求更高的产品。

只要中国的制造质量和能力在爬升,相比承接外迁的其他国家有较大的竞争优势,西方国家的企业就不太可能外迁。尤其是对供应链高度依赖的制造品类。

也存在另外一种可能性,就是西方国家“举国之力”来完成中国制造脱钩。美国也许勉强有这个能力,但其他国家则没有这个能力。且从制度上看,美国这么做的可能性也很低。因此我认为这种情况应该是极小概率事件。

但无论如何,中国制造应该尽快提高高端制造业比例,彻底走出靠便宜和海量的人力资源做制造业的阶段。

题外话

另外,根据报道,有些中国品牌企业也在考虑迁移:

  • TCL 将把电视生产线迁移到越南
  • 中国轮胎企业赛轮轮胎将把生产线迁移到泰国

有品牌实力的中国企业外迁,这应是企业国际化和全球化运营的必经之路。如果要担心,先看企业的产权归属和财税属性。

参考

https://www.wired.com/story/us-china-want-divorce-cant-afford/

https://www.forbes.com/sites/kenrapoza/2020/04/10/kudlow-pay-the-moving-costs-of-american-companies-leaving-china/#60df9bb13c6d

https://www.bloomberg.com/news/articles/2020-04-08/japan-to-fund-firms-to-shift-production-out-of-china

https://www.cnbc.com/2019/07/18/more-than-50-companies-reportedly-pull-production-out-of-china-due-to-trade-war.html

https://www.wsj.com/articles/apple-examines-feasibility-of-shifting-some-production-out-of-china-11561030751

题图来自 Pexels

要为 Covid-19 起诉中国的是谁

简介:我查找了一下最近要就疫情起诉中国的信息,做了点简单的非专业翻译。总结来说,要起诉中国基本上不太可能。

美国(在玩行为艺术)

此类诉讼基本是向美国法院起诉。

消息来源:点此

分析后的结论:这些起诉都不太可能胜诉

第一起诉讼,即 Logan Alters 等人诉中华人民共和国等人案,案号 1:20-cv-21108-UUU。在迈阿密的美国佛罗里达州南区地方法院提起诉讼,要求对中华人民共和国及其国家卫生委员会、应急管理部和民政部,以及据称病毒的来源地湖北省和武汉市人民政府提出过失、疏忽、故意造成精神痛苦、超危险活动的严格责任和公共滋扰等索赔。 原告寻求认证国家和佛罗里达州的 “非商业性侵权 “和 “商业性 “群体,包括所有因COVID-19疫情爆发而遭受伤害、损害和损失的个人和法律实体。

有关文档 https://images.law.com/contrib/content/uploads/documents/392/85094/Coronavirus-China-class-action.pdf

第二起诉讼,即 Bella Vista LLC 等人诉中华人民共和国等人案,案号为2:20-cv-00574,在拉斯维加斯美国内华达州内华达地区地方法院提起,是 Logan 案的缩减版,对同一被告提出过失、超危险活动的严格责任和公共滋扰的索赔。 原告寻求对全国性和内华达州的所有小企业进行认证,这些小企业都是因 COVID-19 的爆发而受到伤害、损害和损失。

有关文档

https://www.classaction.org/media/bella-vista-llc-v-the-peoples-republic-of-china-et-al.pdf

第三起诉讼,即 Borque CPA’s and Advisors, Inc. 等人诉中华人民共和国等人案,案号为8:20-cv-00597,在洛杉矶加州中区美国地方法院提起,重复了 Logan 案中提出的诉求,并增加了两个被告:中国人民解放军和武汉病毒学研究所,该所是一家生物实验室,据称位于市中心20英里外,是此次疫情的共谋者。 原告寻求认证全国范围内和加州的一个集体,包括所有因 COVID-19 而遭受经济损失的小企业。

有关文档:https://www.justsecurity.org/wp-content/uploads/2020/04/BOURQUE-CPA%E2%80%99S-AND-ADVISORS-coronavirus-china-complaint.pdf

这些起诉面临一些困难:

首先,根据《外国主权豁免法》,被告可以免于起诉。《外国主权豁免法》规定,除少数例外情况外,外国,包括其机构和机关,在美国享有诉讼豁免权。 申诉人称有两种例外情况—-(1) 被告的不当行为与在美国境内造成直接影响的 “商业活动 “有关;(2) 被告的官员或雇员在其职务或工作范围内实施了非自由支配的侵权行为。 这两种例外情况都不容易成立。 如果适用任何例外情况,属人管辖权和属事管辖权将自动授予法院。

其次,《金融商品交易法》将 “商业活动 “定义为 “正常的商业行为过程或特定的商业交易或行为。一项活动的商业性质应根据行为过程或特定交易或行为的性质来确定,而不是根据其目的来确定。 美国最高法院在阿根廷共和国诉Weltover, Inc., 504 U.S. 607 (1992)一案中进一步澄清说,要被视为 “商业 “活动,必须是 “私人当事方从事的 “与贸易或商业有关的 “类型 “的活动。 申诉中所指控的行为集中于政府活动,而不是商业活动。 例如,审查社交媒体、销毁医疗数据、扣留试图报告病毒的医生和发布有关病毒的虚假声明,都不是商业活动。 这些活动都不涉及任何被告参与的私人交易或商业交易。

第三,原告还必须证明该商业活动在美国产生了 “直接影响”。 原告必须证明,如果被告没有实施各种行为和不行为,病毒不会传播到美国,也不会传播到他们身上。 这将需要专家的证词和对疾病的传播情况进行建模,同时考虑到没有发生所谓的不当行为等事件的假设。 由于病毒的传染性很强,在传播后两周内可能无法检测到,因此,这种疾病在任何情况下都有可能传播到美国的风险。 而且,可能会有无数的交叉原因导致特定的原告或其他集体成员为何以及如何受到COVID-19的不利影响。

更有甚者,中国政府曾经以其行为对美国没有 “直接影响”,不足以引发《金融商品交易法》商业活动例外情况下的责任为由,挫败了诉讼。 例如,2005年,一群美国公民联合起来起诉中国,指控中国没有支付中国政府发行的债券的本金和利息。 这些原告坚持认为,中国应该对其经济承诺负责。 中国以其关于债券的决定对美国没有直接影响为由,请求驳回诉讼,法院表示同意 — — 引述了Siderman de Blake诉阿根廷共和国案,965 F.2d 699, 710(1992年第9巡回法院),该案认为,”个人或公司在美国遭受的经济损失本身不足以构成’直接影响’。

这就剩下了第二个例外情况,即非谨慎的侵权行为或不作为。 非酌定的侵权行为或不作为的典型案例包括涉及使馆车辆的汽车事故或在外国领事馆内的 “滑倒 “造成的伤害。 最高法院在Argentine Republic v. Amerada Hess Shipping Corp., 488 U.S. 428 (1989)一案中认定,原告在美国受到伤害,或 “指称的侵权行为可能在美国产生影响 “这一事实不足以放弃主权豁免。 全国各地的联邦法院一贯认为,整个侵权行为必须在美国境内发生,才能适用例外情况。 每项新的投诉都指称侵权行为或不作为发生在中国,而不是美国。

投诉中指控的行为也可以被独立认为是自由裁量和不可诉的行为。 这种行为包括决定披露、审查或销毁哪些信息;向谁传播信息,何时、如何传播;以及如何应对病毒,包括如何控制和治疗患者。 即使是武汉市官员明知病毒的存在,仍不顾一切地举行4万人的 “大锅饭 “宴请,只为打破世界纪录,这似乎也是一种随意的决定。

第二,中国政府可能不会应诉。 与国内诉讼不同的是,在国内诉讼中,如果在收到起诉书后不作出答复,通常会导致对被告作出默认的判决,而不作进一步的处理,《金融安全法》规定,”美国或一州的法院不得对外国、其政治分支或外国的机构或部门作出默认的判决,除非原告通过令法院满意的证据证明其主张或救济权,否则不得作出默认的判决。” 中国政府历来都是等待法院先出手,然后再采取行动。 例如,在Jackson诉中华人民共和国,796 F.2d 1490(11th Cir.1986)一案中,美国集体诉讼的原告获得了对中国的4100多万美元的违约判决。 在收到判决书送达一年后,中国政府在本案中出庭应诉,并根据《反垄断法》提出撤销判决和驳回诉讼请求。 这两项动议都获得了批准。

第三,即使假设原告能够通过对所主张的诉求提出实质性的质疑,例如中国政府是否对原告负有注意义务,也可能难以获得集体认证。 对于每个原告来说,因果关系的问题可能过于个人化,可能会凌驾于任何共同的问题之上,从而使集体处理变得不合适。 假定的集体包括数以百万计的原告,这可能使案件难以处理。 也没有一种损害赔偿模式可以适用于整个集体,或任何一个假定的集体。 而且,不同的集体成员所受伤害的性质和程度可能会因集体成员的不同而不同,这使得被指名的原告不具有典型性,无法充分代表集体。

第四,所获得的任何判决都可能无法收回。 2020年3月24日,Bella Vista诉讼的集体律师接受了Law360的采访,介绍了该诉讼的情况。 该机构发表的文章称,”在金钱损害赔偿的追偿方面,该律师表示,中国有’万亿资产’停在美国,’所以判决是可以收回的。” 法律表明,情况并非如此。 根据《金融情报法》,”外国在美国的财产应免于扣押和执行”。 这项规则有几个有限的例外,但似乎都不适用于此。

在目前的环境下,这些诉讼乍一看确实有一定的吸引力,可以作为补偿受到COVID-19不利影响的人所遭受的重大损失的一种手段。 深究起来,集体原告面临着艰难的胜算,几乎不可能获得赔偿。

还有一起在德州的集体诉讼,和上述诉讼情况相似。

美国医护起诉中国囤积 PPE

来源:点此

但是:目前查不到此起诉讼的信息(如案件号)

一群一线医护人员正在起诉中国政府,声称中国政府对冠状病毒疫情处理不当,现在囤积急需的个人防护用品,并将其出售牟利。

在佛罗里达州西棕榈滩联邦法院对中国提起的诉讼中,医护人员指控中共阻止了手套、护目镜和其他个人防护用品的出口,并在全球各地的人们因COVID-19而生病和死亡的时候,以高价出售。

他们还指责中国政府应该对冠状病毒的爆发程度负责,因为中国政府最初试图淡化其危害,审查试图敲响警钟的医生。

“在纽约,我们的医生和护士都被装在垃圾袋里,”Alters说,指的是《邮报》的一篇令人震惊的报道。

原告包括一名纽约的医生、一名新泽西州的外科技师、一名西弗吉尼亚州的护士和一名在佛罗里达州工作的医生和护士。他们声称,他们的诉讼可以覆盖近400万美国医护人员。

埃及(在搞笑)

据埃及社交媒体用户和新闻网站周日报道,两名埃及律师对中国国家主席Xi提出了价值数十亿美元的诉讼,指控中国国家主席涉嫌向埃及传播冠状病毒。

据埃及新闻网站 Al-Yawm Al-Jadid 报道,埃及国务委员会的两名律师Mohammed Talaat和Amr Bayoumi 通过中国驻埃及大使对Xi提起诉讼

据称,一张在社交媒体上广泛流传的照片显示了提交诉讼书的信,信中要求中国领导人支付10万亿美元,因为他对致命的 Covid-19病毒在世界各地的传播负有 “责任”。

View image on Twitter

诉讼的依据是,有报道称,冠状病毒是中国政府作为生物战计划的一部分 “故意制造 “的,并指责中国故意隐瞒病毒传播初期的信息,给世界造成巨大危害。

Talaat 和 Bayoumi 说,由于中国涉嫌对冠状病毒危机处理不当,埃及被迫关闭边境,停止了所有航班,使埃及经济遭受严重损失。

目前,埃及已发生约1000例冠状病毒感染病例,66人死亡。但律师们说,他们不仅代表埃及,也代表整个世界,要求获得这笔天文数字的资金。

他们说,这10万亿美元将归埃及国家和国家资助的 “Tahya Misr”(埃及万岁)慈善基金所有。两位律师表示,如果中国不支付,他们打算在国际法庭上起诉

他们的要求在社交媒体平台上遭到了许多人的嘲笑。

一名推特用户笑称律师们在提起诉讼的时候喝多了,他说。”酒精在这个时候只应该用于绝育,任何滥用都可能导致其他1亿[埃及人]的行为都会让其他1亿[埃及人]感到羞耻。”

英国

一个前报纸编辑鼓励大家发起诉讼 一个没什么影响力的人参与的电视访谈上的煽动,可以忽略。

一家智库 HJS 建议了起诉中国政府的方法。简单的说就是根据估测的G7各国用于抗疫方面的支出来向中国政府索赔。但是因为国际法的一些问题,不太容易办到,所以提供了若干建议方案。

HJS Henry Jackson Socity:亨利-杰克逊协会(HJS)是英国新保守主义的外交政策智库,它被描述为右翼,但定位为跨党派,并得到一些左倾政客的支持。该协会于2005年3月11日由剑桥大学的学者和学生成立。它主张采取干预主义的外交政策,酌情通过非军事和军事手段促进人权和减少痛苦。

官网有关说明在此。其主要的推断是:

G7 集团国家对中国因处理COVID-19的 “专利违反国际卫生条例 “而对中国提起的全球诉讼,其金额可能会达到至少3.2万亿英镑。根据正式公布的政府支出(抗疫支出?),英国可能会有价值3510亿英镑(约合4490亿美元)的赔偿要求。 使用同样的方法,美国可以索赔9333亿英镑(12000亿美元),加拿大可以索赔479亿英镑(590亿美元),澳大利亚可以索赔299亿英镑(370亿美元)。

报告称,中国政府对该病的早期处理和未能向世卫组织充分报告信息,违反了《国际卫生条例》第六条和第七条,中国是《国际卫生条例》的签署国,在法律上有义务维护该条约。 这些违规行为使疫情迅速蔓延到武汉以外的地方,也就是它的发源地。

该报告承认在确保国际司法管辖权方面存在困难,并提供了十种不同的潜在法律途径,可在国内和国际司法管辖范围内对中国采取行动。 报告认为,虽然其中许多是执行《国际人权条约》以外的条约,但报告认为,国际公职律师可以像以前一样,利用相关条款来维护国际规范。 亨利-杰克逊协会的建议包括利用国际法院;常设仲裁法院;香港法院;通过双边投资条约解决争端;以及在世贸组织采取行动。

The Future of Humanity 读书笔记 01

《人类的未来 – 移民火星,星际旅行,永生,超越地球的命运》

这是我第一本使用新的快读方法阅读的英文书,每天 10 页,雷打不动,大约一个月可以读完。选择这本书是它这是我感兴趣的题材。作为一个科学信徒和不够格的科幻爱好者,这是一个好的选择。

书的简介

信息来源

人类文明濒临传播到地球之外。它不仅仅是一种可能性,还变得越来越有必要:无论我们的手是否因气候变化和资源枯竭而受迫,还是未来的灾难是否迫使我们放弃地球,总有一天,我们将在星空中建立自己的家园。

世界著名的物理学家和未来学家 Michio Kaku 在书中列入了丰富而易懂的细节,解释人类将如何逐步发展外太空的可持续文明。机器人技术,纳米技术和生物技术的惊人发展可以使我们在火星上建造可居住的城市。微观宇宙飞船可能会以激光束在太空中航行,到达附近的恒星;技术也许有一天可以使我们完全超越身体获得永生。

作者简介

信息来源

加来道雄(日语:ミチオ・カク,英语:Michio Kaku;1947年1月24日-)是日裔美国籍理论物理学家、未来学家、科普家,纽约市立大学的理论物理学教授,他曾写过多本有关物理学和相关话题的著作,这些著作常在电台、电视以及电影中出现,除此之外,他还撰写在线博客和文章。他还曾写过《Physics of the Impossible》(2008)、《Physics of the Future》(2011)、《The Future of Mind》(2014),这几部作品都是纽约时报最畅销的书籍。他也曾主持过BBC、探索频道、历史频道、科学频道的一些特别节目。

加来道雄出生于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圣何塞,父亲出生在美国加州帕罗奥图,母亲出生在马里斯维尔,父母亲在二战期间被美国政府囚禁在 Tule Lake War Relocation Center 中,期间二人相遇,此后在那生下了他的哥哥。

在帕罗奥图的 Cubberley High School 时,他在父母的车库里组装了粒子加速器,他承认:“这么做是为了能产生一束足够强大的伽马射线以来生成反物质。”在新墨西哥州阿尔伯克基市的 National Science Fair 中,加来道雄引起了物理学家爱德华.泰勒的注意,后者将他保护起来,并授予他赫兹工程奖学金。

加来道雄1968年毕业于哈佛大学,1972年在伯克利加州大学获博士学位。最近25年执教于纽约市立大学,还是普林斯顿高等研究院和纽约大学的访问学者。主要研究方向是弦理论、超对称以及万有理论

序言说了什么

地球历经过五次主要的灭绝性灾难,人类在地球上能生存并发展到现在,完全属于运气。如果下一次大灾难来临,人类未必就能继续走运了。面对自然的灾难和巨大变化,有机体只有三种命运:离开;适应;毁灭。就算人类能够躲过地球上的大灾难,50 亿年后,太阳也将扩大为红巨星。人类只有走向星空,才有可能延续和升级自己的文明。

作者受 Isaac Asimov (阿西莫夫)影响很深。事实上,阿西莫夫对很多其他科幻作家也影响很深。比如 Olaf Stapledon 斯塔普雷顿 斯塔普雷顿还影响了其后的一系列科幻作家。

阿西莫夫的著作

斯塔普雷顿的著作

2017 年, NASA 科学家发现了 7 个和地球大小相似的行星。其中有一个距离地球只有 4.2 光年的行星 Proxima Centauri b. 也许将成为宇航员首先要探索的对象。

冷战驱动的太空竞赛让人类登上了月球,以及发射了载人飞船,但是随着经济形式的变化,高昂的经济代价让太空活动降温了。美国曾经使用航天飞机来降低太空活动的成本,但是还是失败了。但现在的情况发生了变化。私营资本比如 Elon Musk 和 Jeff Bezos 的介入,让低价的太空活动成为可能。航天从此不再是只有国家预算才能进行的行业。近年来的技术进步,包括计算机、互联网、芯片、机器人等,也将对未来航天提供支撑。

书的结构

  • 如何离开地球,以月球为基地到达火星
    • 描述能够帮助人类到达火星的技术。描述如何打造月球基地以及移民火星。人工智能、纳米科技(材料)、生物科技(基因改造的作物)等第四波技术帮助人类将火星改造为可以生存的家园。
  • 如何实现星际航行:使用机器人,打造星舰
    • 如何航行出太阳系到达其他行星,这时候将使用第五波科技比如纳米船 nanoships 、激光帆船 laser sails, 冲压喷射融合引擎 ramjet fusion machines 、反物质引擎 antimatter engines 等。这些都是 NASA 开始投资物理学家进行研究的领域。
  • 如何在宇宙中生活:永生,寻找系外生命,高级文明以及离开宇宙
    • 如何使用基因技术改造身体、扩展人类寿命、实现人机对接等

备注:

  • 第一波技术:19世纪机械和热力学的发展得到的蒸汽机开创的机械时代
  • 第二波技术:20世纪电磁学开创的电力时代
  • 第三波技术:21世纪量子物理发展开创的计算机、互联网、芯片、机器人时代

第一印象

目前已经看到 Page 70+。对本书的第一印象就是:

这是一本描述人类走出地球的必然命运,并给出了看上去可行的路线图的书。既有对已有科技和历史信息的快速科普,也有对未来科技的展望。让我对我不可能活到的未来充满了向往和憧憬。

此外:科幻小说催生了很多物理学家,以及像 Elon Musk / Jeff Bezos 这样的有理想的大富翁。也将继续催生未来做星际航行的宇航员们。

在星际航行面前,COVID-19 和 World War 这种事情算啥呢 LoL 。

有关 COVID-19 检测的一些信息

2020 年 3 月 16 日,世界卫生组织呼吁加强检测程序,以减缓 COVID-19 大流行的进程。

测试类型

PCR 测试

  • PCR:实时逆转录聚合酶链反应(rRT-PCR)
  • 结果:几小时到2天内。
  • 缺点:用咽拭子进行的RT-PCR测试仅在疾病的第一周是可靠的。 之后,病毒可以在喉咙中消失,而在肺部继续繁殖。 对于第二周接受检查的感染者,可以选择通过抽吸导管从深呼吸道中抽取样本材料,也可以使用咳嗽得到的痰液

使用此类技术测试的国家有:

  • 最早的 PCR 测试技术是 柏林大学夏里特医院 2020 年 1 月开发的。WHO 用来分发的 25 万个检测试剂盒就来源于此。
  • 英国 于 2020 年 1 月 23 日开发完成。
  • 韩国 Kogenebiotech 公司于 2020 年 1 月 28 日开发了一种临床级基于 PCR 的SARS-CoV-2检测试剂盒(PowerChek冠状病毒)。 它寻找所有β冠状病毒共有的“ E”基因,以及 SARS-CoV-2 特有的 RdRp 基因。
  • 中国:2020 年 1 月 14日华大基因完成研发2020 年 1 月 26 日,华大基因的试剂盒获得中国药监局应急审批批准。2020 年 3 月 27 日,获得美国 FDA 紧急使用授权
  • 美国:一开始是使用美国以外的试剂盒,准确性有问题且数量很少。美国的商业实验室机构于 2020 年 3 月上旬才开始自己的试剂盒测试。2020 年 3 月 5 日和 9 日,LabCorp 和 Quest Diagnostics 分别宣布在全国范围内提供基于 RT-PCR 的 COVID-19 试剂盒。
  • 俄罗斯,国家病毒与生物技术研究中心 VECTOR 开发并生产 COVID-19 试剂盒。 2020 年 2 月 11 日由俄罗斯联邦医疗保健监督局注册。
  • 2020 年 3 月 12 日,美国的世界级医院梅奥诊所开发了一种检测手段
  • 2020 年 3 月 13 日,瑞士的知名医疗器械公司罗氏诊断公司(Roche Diagnostics)获得 FDA 批准,可以在 3.5 个小时内进行大批量测试,一台机器可以在24小时内进行大约4,128次测试。
  • 2020 年 3 月 19 日,FDA向美国雅培 Abbott 实验室的 m2000 系统颁发了紧急使用授权(EUA) 
  • 2020 年 3 月 21 日,美国赛沛 Cepheid 公司获得了 FDA 的 EUA 认证

非 PCR 测试

等温核酸扩增技术

FDA批准了雅培实验室的一项新测试技术,使用等温核酸扩增技术而非PCR。由于这不需要耗时的一系列交替的温度循环,因此该方法可以在短短的五分钟内给出正结果,而在13分钟内给出负结果。 目前,美国大约有18,000台这样的机器,而雅培(Abbott)希望提高生产能力,每天提供50,000个测试。

CT 和胸片

C T或者胸片在武汉被用作诊断依据之一。一项针对当前大流行发生地点武汉市的 PCR 与 CT 进行比较的研究表明,CT 比 PCR 敏感得多,尽管特异性较低,而且其许多成像特征与其他肺炎和疾病过程重叠。 但截至2020年3月,美国放射学院建议“不应将 CT 用于筛查或作为诊断 COVID-19 的一线检查”,也就是说还是需要以 PCR 检测为主。

抗体检测

对感染的部分免疫反应是产生包括 IgM 和 IgG 在内的抗体。这些可用于在症状发作后约7天左右开始检测个体的感染。2020 年 3 月下旬,欧洲免疫医学实验室诊断和抗原决定簇诊断试剂盒获得了欧洲的认可,该试剂盒可以检测血液样本中针对该病毒的 IgG 和 IgA 抗体。测试能力可在几小时内完成几百个样品,因此比常规的病毒 RNA PCR 检测要快得多。通常在感染开始后14天即可检测到抗体。

测试方式

  • 中国:华大基因BGI于 2020 年 2 月 5 日在武汉建立了一个临时的2000平方米紧急检测实验室,名为“火眼”。武汉实验室紧随其后的是深圳,天津,北京和上海的实验室,遍及中国的12个城市。到 2020 年 3 月 4 日,每天的总吞吐量为每天50,000次测试。
  • 中国香港:让疑似病例居家,紧急处理部门把标本试管交给病人,病人将样本吐到试管中交回进行测试。
  • 韩国:使用 Drive-through 方式测试,即受测人开车经过检测中心,取样测试。效率很高。
  • 德国:国家法定健康保险医师协会于3月2日表示,它在非卧床场所每天可进行约12,000次检查,前一周已进行了10,700次检查。德国每周的总检查量为160,000次。截至3月19日,已在几个大城市提供驾车测试。截至2020年3月26日,在德国进行的测试总数未知,因为仅报告了阳性结果。卫生部长詹斯·斯潘(Jens Spahn)估计每周进行200,000项测试。首次实验室调查显示,截至到 2020 年第 12 周,总共测试了至少483,295个样品,其中33,491个样品(6.9%)的SARS-CoV-2呈阳性。
  • 以色列:Technion和Rambam医院的研究人员开发并测试了一种同时测试64例患者的样品的方法,将样品汇总并仅在发现合并样品为阳性时才进行进一步测试。
  • 3月31日,阿拉伯联合酋长国宣布目前正在对每人进行冠状病毒测试,其人均比任何其他国家都多,并有望扩大测试水平,以覆盖大部分人口。他们使用 Drive-through 模式,并从Group 42 和 华大基因 BGI 购买了一个大规模实验室(基于中国的华大基因 BGI“火眼”应急检测实验室)。该实验室在14天内建成,每天能够进行成千上万的RT-PCR测试,并且是世界上第一个在中国境外运营的成规模的实验室。

试剂盒产量

在中国,法国,德国,香港,日本和美国开发了针对 Covid-19 基因谱不同部分的不同测试方法。世界卫生组织采用了德国的配方,并将试剂盒发送到低收入国家,因为 WHO 没有资源自行开发。德国方法于2020年1月17日发布;而由美国疾病控制中心开发的方法则要到 1 月 28 日才可用,从而推迟了美国的测试。

在爆发初期,中国和美国就存在试剂盒可靠性的问题,他们和澳大利亚无法提供足够的试剂盒来满足卫生专家对测试的需求和建议。相比之下,韩国广泛的检测手段有助于减少新型冠状病毒的传播。韩国政府几年来建立了测试能力,主要是在私营部门的实验室中。

根据公开信息:华大基因 2020 年 2 月 9 日时测试盒产量已经达到 65 万份,日产能达到 10 万份。硕世生物 2 月 4 日时日产能达到 10 万份。且仅仅 1 月 20-26 日一个星期,已向 29 省市区约 350 家 CDC 及医疗机构供应了几十万人份的新冠病毒核酸检测试剂。据报道,2020 年 2 月 1 日时,中国几家生物企业日产能已经达到 77.3 万份。

来源:新浪

测试量

根据公开的数据:

按测试量排序:

  • 美国截至 4 月 4 日的测试量是 163.9 万
  • 德国截至 3 月 29 日的测试量是 91.8 万
  • 意大利截至 4 月 4 日的测试量是 65.7 万
  • 俄罗斯截至 4 月 4 日的测试量是 63.9 万
  • 韩国截至 4 月 4 日的测试量是 45.5 万
  • 西班牙截至 3 月 21 日的测试量是 35.5 万
  • 加拿大截至 4 月 3 日的测试量是 30 万
  • 澳大利亚截至 4 月 4 日的测试量是 28.6 万
  • 法国截至 4 月 2 日的测试量是 22.4 万
  • 阿联酋截至 4 月 3 日的测试量是 22 万
  • 英国截至 4 月 3 日的测试量是 17.3 万

注:没有中国数据,只有中国广东的数据,无法判断中国的总测试量。

截至 2020 年 4 月 4 日:

  • 中国确诊 81,639 例。假设阳性率是 5 – 20%,那么中国消耗的检测试剂盒应该在 41-163万之间。
  • 全世界确诊约 120 万人。假设阳性率是 5 – 20%,则已经进行了 600-2400 万次测试。

Covid-19 期间的线上博物馆和名胜

请注意,以下网址不一定是官网入口

Museums 博物馆

Tourist Destinations 名胜

General Sites 其他

Zoos 动物园

“读”书

几天前开始在睡前读英文书,当然不是为了催眠,我经常工作到快12点,这个时候打开一本书反而是一种难得的放松。

给自己立了个 Flag :现在读的这本书,每天 10 页,预计一个月后可以读完。中间大概可以来个 3-4 篇读后感。发到 Blog 。

以前几乎没读完过一本英文书,所以希望这次能实现 0 的突破。我采用了新的方法,几天下来,感觉帮助我达到目标的可能性很大。

以前看书遇到不认识的单词会打开手机查一下,现在我已经不这么做了。我直接采用了读书的方式。对,读,不是阅读,是读出声音的读。

我的读音不太标准,但神奇的是,读出来让我形成了非常好的感觉。一方面,读这个动作让我对内容的专注度更高(多做的这一件事情占据了我更多的大脑?);另外一方面声音和文字的结合,让我对内容有了更好的了解(神奇,但是的确如此)。

举一个可能不太恰当的比喻。光看不读出声,类似练钢琴的时候只练右手,不练左手。听起来乏味,练起来单调。如果双管齐下,那就不是简单的 1+1=2 了。

以上感受,暂时只限非中文书。

当然要严重提醒,本方法的副作用:可能被老婆打 ……

顺便提一下我正在看的书。

(和self-isolate中的我的家里后院的今天的天空)

如何对待(绝大多数)中文媒体(自媒体)的信息

今天得到一个消息:

英首相鼓励人们在家办公,结果四大移动网络全部瘫痪!据外媒报道称,英国四大移动运营商EE、沃达丰、O2和Three3月17日全部遭遇网络瘫痪,导致数百万在家办公的英国人失去网络连接。就在这四大网络宕机的前一天,英国首相鲍里斯·约翰逊(Boris Johnson)刚刚建议公众在家办公。

很多朋友私信向我求证。于是我首先去搜了中文媒体的报道。

新浪的报道如下:

然后我去找了一下英文的报道,应该是来源于卫报的这篇报道

这篇报道中,只提到了 UK 的移动电话用户报告了语音通话中的链接问题,尤其是网间通话。全文没有“瘫痪”,没有“数百万在家办公的英国人失去网络连接”,没有“宕机”。


A spokesman for Three UK said: “We are aware of an issue affecting around 3% of voice calls. We apologise for any inconvenience and our team is working to fix this ASAP. The rest of the network is stable.”

Three 发言人说有 3% 的语音通话受到影响,其他部份是稳定的。

“This is not related to the increase in home working caused by coronavirus,” said EE.

EE 说,这个和在家办公的人数增长无关。

可能有关的是什么呢?文中继续说:

however. Microsoft’s remote-working tool, Teams, suffered login issues on Monday and Tuesday mornings, as a wave of newly remote workers across Europe all logged in at once.

微软的远程协作工具遭遇了登录问题。

At the weekend, a similar problem affected other industries: Xbox Live went down for many video gamers. “Usage is up on almost everything,” said the head of Xbox, Phil Spencer.

周末的时候 Xbox 的某些游戏出问题,因为大家都在玩。


给大家一个建议:对待绝大多数中文媒体和中文自媒体的信息,首先要保持怀疑,有兴趣就花时间去查证,用 Google 不用 Baidu。

从数字看湖北和英国的抗疫能力

声明:本文不是严谨的分析,只是汇聚了一些数字供参考。
湖北和英国的人口和面积大致相同,有一定可比性。

概要:
医护比较(鄂:英):971000 > 787200
人口比较(鄂:英):6000万 < 6644万
床位比较(鄂:英):37.5万>16万

湖北人口:2015年 常住人口5851万,假设2020年是6000万
英国人口:2018年6644万(https://www.ons.gov.uk/peoplepopulationandcommunity/populationandmigration/populationestimates

湖北医护:全省医疗卫生人员总数44.35万人,其中执业(助理)医师12.74万人、注册护士14.70万人
http://www.hubei.gov.cn/zwgk/zcsd/ztjd/ztjddswq/
疫情期间,全国支援湖北 42000 人,也就是湖北全省医护 485500 人
考虑到中国医护的敬业程度可能是英国医护的2倍,等价于英国的医护 971000 人。

英国医生:2009年126126人 (万人医生数 28.1)
英国护士:2019年 66.1 万(来源: https://www.statista.com/statistics/318922/number-of-nurses-in-the-uk/
医护共计:787200 人

湖北床位数 37.5万(2017年)
湖北ICU床位数:暂时没查到
英国床位数:16万张(2017年)从2000年的24万张跌落(https://www.statista.com/statistics/473264/number-of-hospital-beds-in-the-united-kingdom-uk/
英国ICU床位数:2012年4100个(https://www.theguardian.com/commentisfree/2020/mar/03/icu-doctor-nhs-coronavirus-pandemic-hospitals
湖北呼吸机数:未知,全中国 400 台(https://zhuanlan.zhihu.com/p/112703175
英国呼吸机数:只有5个Ecmo服务中心,不知道设备数量,但主要原因是英国呼吸疾病很少。但是首相已经在要求制造商加速生产此类设备(https://www.ft.com/content/7ebb238c-67c7-11ea-a3c9-1fe6fedcca75)。

其他基础数据

中国医生:2009年总数1862630 (万人医生数 14.9)
中国护士:2018年底全国注册护士总数超过400万(来源:http://www.xinhuanet.com/politics/2019-09/06/c_1124970464.htm )
医生数据来源(Wiki based on WHO Reports)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5%90%84%E5%9B%BD%E5%8C%BB%E7%94%9F%E6%95%B0%E9%87%8F%E5%88%97%E8%A1%A8

转载请标注来源,谢谢。

如何防止大脑被外部信息洗刷

这个图来自我所在的一个英国华人微信群。我隐藏了有关个人信息。

声明:我要讨论的只是大脑被外部信息影响这个话题,而非图中的具体事情。

根据我的观察,绝大多数人的心态,是很容易被外部信息影响的。人每天主动或者被动接受大量信息,这些信息基本都是事实(facts)和观点(opinion)的组合。信息量大起来,我们大脑很快就会去提高自己的信息处理时间,同时也降低自己的思考(决策)时间了。如果相同相似的观点的信息大量拥入,人就会不自觉地被这个观点给控制。

图中就是一例。大家前几天还在接受 diss 国外抗疫不如国内给力的大量信息,国内的亲朋好友都在关注身在国外的华人,充满善意地希望他们回国避难,这几天就因为大量的信息,描述少数带病回国的人员或者低素质的回国人员,让很多人做出了不希望华人回国避难的表态。这种摇摆的心态,根源就在于两类不同的信息大量涌入的时候,思考能力被影响。

我真心希望,自己的思考能力被外来信息和观点压制这种事情,不要在大家身上发生。

我的几个建议:

  • 核对事实:如果真的有兴趣,花点时间去核对事实,也许很麻烦,但是值得。没兴趣的话看都不要看;
  • 控制输入:不要无抵抗地接受推送信息(比如智能推荐算法控制下的抖音、头条,和某些没什么声誉积累的自媒体),还记得在某些大片里,在人的眼前循环播放某些视频去洗脑的桥段么?
  • 主动思考:学会用逻辑分析你确认过的事实,得出你自己的结论。

英国医疗掠影

医疗是每个人在任何一个国家和任何一种社会制度之下都绕不过去的重大问题。在英伦五年,我持续享受着英国医疗体系的服务,也算是多了一些在中国医疗系统之外的全新体验。在本文中,我会讲述一些个人体验,对英国的医疗体系做一个不完整的介绍,并顺便和中国的医疗体系做一个比较。作为一个医疗体系的用户而不是供方,我无法做到全面和严谨和高屋建瓴,但可以为想了解异域的不同医疗体系的读者开一扇窗户。

我体验的英国医疗

免费医疗

英国实行所谓的免费医疗。对英国公民(Citizen)和英国永居身份(PR Permanent Resident)的居民来说是免费的。但是对于没有永久居留权(比如学生签证和工作签证等)的居民要收取一定费用。在我刚来英国的2015-2016年,这个费用是200英镑/人/年(学生150英镑),不过2019年起已经涨到了400(学生签证300)。其实这笔钱针对英国的实际医疗费用来说并不多,大概就相当于进行一次某种医疗检查的实际费用(如果收费的话),可以看成缴纳“医疗保险”的成本。缴纳之后,绝大部分医疗服务和药品都是不收费的(但是局部地区有处方费)。

分级诊疗体系

NHS 管理如下的医疗服务机构:

  • 社区诊所(GP – General Practitioner)
  • 专科诊所或者医院
  • 急诊(A&E)
  • 住院
  • 牙科 Dental surgery 一般不免费
  • 药房 Pharmacy

这些机构,有些是 NHS Foundation 全资的,比如 GP 和 Hospital。有些应该是受其业务上的管理的。比如药房和牙科诊所。

GP 提供基础的医疗服务。不舒服的时候,如果不是必须要马上处理,或者是有生命危险,是不能直接去医院的,必须先预约到 GP。如果你在GP看病的时候,GP认为需要转诊,GP 会负责将你介绍到有关的其他医疗机构比如医院(Hospital)或者是专科诊所。

进入英国医疗体系,从 GP 开始

英国的医疗体系的正式名称是 NHS(National Health Service)。NHS 实际由 NHS 英格兰,NHS苏格兰,NHS 威尔士和 NHS 北爱尔兰组成,不同区域的运作略有区别。NHS是公有资金支撑(税务)的免费医疗体系。此外还有私营医疗体系,包括不被纳入到 NHS 的牙科和眼科。

踏上英国国土,第一件要做的事情就是去指定的地点(通常是特定的邮局 Post Office)领取居留卡,第二件事情是去特定的警察局做海外人员注册,第三件事情就是要尽早找到合适的社区诊所,或称全科医生(GP)去注册,从而正式进入 NHS 体系的服务范围。

GP 分布在英国各处,2019年,英格兰地区的 GP 数量大约在 44000 个左右。注册 GP 一般选择在离住处近的地方比较方便。一般来说是先上 NHS 官网找到附近有什么 GP,直接输入邮编最高效。


下面是搜出来的邮编所在地附近的 GP,会按照从近到远的方式列出来。

查看 GP 的详细信息

可以在 NHS 官网上继续搜索对应 GP 的信息。帮助自己选择合适的 GP。不是每个 GP 都有好的服务质量,有时候可能需要选择离自己远一点但是好一点的 GP。下面是一个 GP 在 NHS 上的页面。(https://www.nhs.uk/Services/GP/Overview/DefaultView.aspx?id=Y00726

这里面最重要的信息是 GP的地址、电话、GP 官网。GP 注册的病人数量(上例中,是5075个病人),是否支持正常工作时间之外的诊疗,以及客户满意度之类的评分。也会列出医生和其他职员的信息(上例中,列出了 4 个医生及性别)。同时可能还有在线服务(Online Service)的入口。

GP 提供的服务(每个GP不同,和设施及医生有关)

比如这个 GP 除了一般的服务外,还提供了额外的一些服务:

  • Cardiovascular Screening
  • Respiratory care
  • Diabetes management
  • Cervical cytology screening
  • Immunisations and vaccinations
  • Child health surveillance
  • Family planning & contraceptive services
  • Travel vaccinations
  • Minor surgery including joint injections and skin excisions

我经常去的抽血的一个地方也是在一个 GP 内(不是我注册的 GP)

一般来说还可以提供电子处方服务。处方后面会详细介绍。

GP 的设施:

GP 和很多英国公共场所一样提供一些基础性的便利设施,尤其是针对残疾人的服务。比如在国内比例不高的残疾人厕所 Disabled WC,轮椅无障碍通道 Wheelchair access,残疾人停车 Disabled parking 等,是英国所有公共场所,包括 GP 的标配。

医生和职员的简历都可以查到:

一般来说,多看几个 GP 的信息,大致就可知道 GP 的服务水平。可以选择去离家比较远但是服务和评价更好的 GP,只要能忍受可能的不太便利。

GP 的接待人数是有限的。我选择的第一个 GP 离家近一点,但是去注册的时候,GP 说病人已经太多,不能再注册了,后来才选择了稍微远一点的第二个 GP。如果你换了住所,也可以选择更换 GP。

注册了 GP ,就正式进入了 NHS。 每一个在 NHS 中注册过的人的信息在体系内都是共享的(如果需要也可以共享到 NHS 之外的医疗机构,但需要经过你授权)。

GP 注册后会有一个简单的体检,身高体重体型,血常规和尿常规等,并且会仔细询问你的身体情况,尤其是遗传、过敏、已有疾病等,并记录到 NHS 的系统中。以后你在 NHS 做的所有检查、诊断、药物等情况,都会在 NHS 的系统中长期保存。而且有专门的网站可以供你自己随时查询。

医疗费用

NHS 中几乎所有的医疗药物都是免费的。包括

  • 去 GP 看病
  • 药物和血糖仪之类的设备以及耗材
  • 医院的检查,比如抽血,拍片等
  • 翻译服务(你没看错)
  • 住院
  • 手术

NHS 的经费多少每年由政府根据财政情况决定,其实并不宽裕,所以目前针对药品等是收取处方费(仅限英格兰),而且近年来逐年涨价。目前达到每种药物 9 英镑,无论药物是1片还是100片。

对特殊人群,比如 16 岁以下的青少年,18岁之前全日制学生,60岁以上老人,孕妇和孩子出生一年以内的母亲,慢性疾病比如糖尿病的并别人,以及有低收入证明的、或者领取失业救济的人群进行豁免。这些人群不需要付处方费,相当于彻底免费使用NHS医疗和药品服务。

我和太太注册 GP 后, GP 的医生因为我们都有 Diabetes 需要长期服药,当场给我们申请了豁免卡,这意味着我们在 6 年内都不用支付任何处方费(到期再续)。不久之后豁免卡就直接寄到了家里。

因为免费,我们很难知道具体某个医疗服务的费用是多少。我唯一知道的一项,是每年我需要做的一次糖尿病人的眼底造影,看糖尿病是否影响了毛细血管。这个检查大约 30 分钟左右,NHS 需要支付 165 镑的成本。应该比国内贵很多。

NHS 的住院服务是免费的。一个朋友的先生,在英国做了换肾手术,没有用一分钱。甚至在住院的时候,都不允许她去陪护,病房内的一切都由护士搞定。

在英国生孩子也会享受到 NHS 的贴身服务,比如有专门的助产士 midwives 跟踪产妇的情况,给产妇做各种辅导(上门),都是免费的。产妇也可以被豁免掉很多费用,包括上面提到的处方费,甚至是牙医费用。

翻译服务

针对外国人非常友善的是 NHS 提供多种语言的翻译服务。翻译来自 NHS 选择的翻译公司。中文甚至被细分为 Mandarin 和 Cantonese 。翻译的费用也是全免的。

有一次我去预约我和太太的常规 Diabetes Review,我和 Reception 的人说,我熟悉整个过程,我可以不需要翻译,也可以替我太太翻译,结果被拒绝,说根据政策,亲属和朋友之间不能互相翻译,所以不得不又要了一个翻译。

需要翻译的缺点是,GP 预约可能会更晚,一般的 time slot 是 15 分钟,但是因为要翻译,必须要找一个 30 分钟的 slot,此外不能网上预约 GP,有时候也挺不方便的。

来英国的两年后,GP开始引入触摸屏的 Check In,而不需要走到 Reception 告知。这个触摸屏系统支持 6 种语言,非常方便。

在一个朋友介绍的牙科诊所我们遇到了华人医生,很可惜的是,他只会 Cantonese 而牙科诊所一般不会有翻译服务,不过最后我还是靠英文和极少数粤语沟通成功。

药物和处方

GP 或者医院的医生开的处方,可以在有资质的药房直接领取。医院里面有药房,医院的医生所开的药物,可以直接在医院药房领取。GP开的处方,尤其是重复处方(Repeated Prescription)都在外面的药房领取,英国最常见的药房就是 Boots 药房和超市里的药房。我选择离 GP 只有数百米远的一个 Boots 作为我固定的拿药地点。每次医生发出药方后 48 小时内,我会收到药房发来的短信,提醒我去取药。非常方便。

Repeated Prescription

我和太太因为需要长期服药,所以一般选择重复处方(一般28天一次)。当药快吃完的时候,会将上次拿药的时候的一个单据中的一联,打勾后,路过 GP 的时候丢到一个箱子里去。如果药物用量不调整的话,很快就可以收到通知。

如果因为某些非长期疾病去看 GP, GP 开的临时药物也会通过系统直接送到我指定的药房。

我和太太有时候会回国 2-3 个月,需要更多的药物,这个时候我会写一封信,将个人信息和需求信息写清楚打印出来,丢到 GP ,不久后就会收到消息去拿。

随着 NHS 的负担加重,最近几年也开始宣传要减少药物浪费,包括不申请过多药物,不申请不必要的药物等。可想而知以前还是有浪费的。

预约制

非紧急情况下,无论是去GP,还是去专科医院,都是需要事先预约(Book an appointment)的。预约这种服务模式在英国的各行各业都普遍存在,个人认为是在英国国情下一种合理的模式,可以有效规避服务的拥堵或者低效,减少没有必要的争议。

转诊

GP 会根据情况将病人转诊到医院的专科。比如转诊到营养师,或者转诊到专科门诊等。这时候我们就需要在约定的时间赶到医院的特定部门。当然,一般都会配备有翻译服务。

目前我们还没有遇到需要紧急医疗处理,直接去医院(Walk in)或者需要拨打 999 要救护车的情况。自行去医院急诊(Walk in),都是要等待很久的,这是护士和医生等医疗资源有限的必然结果。虽然 NHS 差不多是世界上雇员最多的组织,但是仍然是不够用的。这次英国选择的新冠病毒防控策略,也和英国这一国情有密切关系。

隐私保护

作为欧洲国家,英国对个人隐私极其重视。在网站,在GP,在医院,总是会被不厌其烦地提醒他们会保护隐私。比如在医院做了一个检查,医院会告知你的检查结果会被发回到你所属的 GP,你的信息会被 GP 共享等等。医疗体系的隐私保护可能比其他领域更加严格。前述的不准亲属或者朋友做翻译就是一个例子,那个规定可以规避隐私在熟人之间泄露这种情况。

英国医疗体系的优点和问题

优点

免费
对于慢性病和大病患者来说,这个优点几乎可以一白遮百丑。发达国家的医疗费用是个很大的数字,美国依赖医疗保险,英国依赖免费医疗。从经济负担来说,英国公民和居民是很轻的,他们可以把钱花在其他的地方。这也是很多英国人没有动力(压力?)追求高收入的原因。因病致贫或者因病返贫这种事情在英国不会发生。

不堵心的就医体验
预约制的存在,让就医的体验很放松。大家在自己的时间窗口去诊所或者医院,不会觉得很拥挤。不会有人插队,不会有人和你抢夺已经约好的医疗资源;NHS 没有所谓的赢利要求,医生不会为了赢利狂开检查和不必要的用药;同时也没有针对个人的医保限额,该开的药物和检查医生绝对都会开给你。

从业人员态度很好
可能和英国人自带的性格有关系,我遇到的几乎所有从业人员,包括医生,护士,药房工作人员,都是非常和蔼、耐心的。医生会非常全面和细致地解释你的疑问。药房会帮你打电话咨询 GP 解决问题,或者不断和你强调某些药物的使用注意事项。

重视保健和基础疾病跟踪
进入 NHS 后开始积累的个人医疗档案,以及对慢性病的科研和病人管理是英国医疗体系的一个长项,在案的慢性病患者都会被 GP 长期跟踪。当然,感冒疼痛过敏等常见小问题,超市里的货架上就有解决方案(非处方药)。甚至每个超市内都有药房,有执业的药师(绝非坐堂江湖医生)解答你的问题和帮你选择药品。

缺点

人力资源有限

NHS 的医生和护士是缺乏的,直接导致了可能的等待就医时间,和治疗时间过长。英国在欧盟的时候,有大量医护是从欧洲过来的,尤其是护士。脱欧之后这个问题可能会变得严峻起来。

有时等待太久

这个问题在最近几年很受诟病,资源有限是最主要的原因。

比如在 A&E 的排队因为等待太久,不可避免会出现判断失误导致的病情遗误,或者至少是痛苦没有及时解除。GP方面,因为 GP 需要服务的病人越来越多,可能导致去 GP 很难约到最近的时间,有时候小病很快好了,预约的时间还没到。

全科医生水平

仅凭个人感觉,全科医生的水平是参差不齐。我遇到过医生现场翻书查资料。当然对于全科医生来说也算正常,毕竟再全科,总有没覆盖到的知识领域的细节。

和中国医疗体系的比较

中国的医疗体系是一种公立为主的非免费医疗体系。但是中国的医疗服务价格是偏低的(不说药品和医疗检查)。之所以没法免费,当然是因为中国的人口众多。不过 NHS 使用了国家预算的 10%,我相信中国如果能使用财政支出的 10% 的话,医疗服务的品质至少应该会有所提升。

中国没有使用真正的分级诊疗体系,这意味着,很多时候就医人群没有按照合理的方式去使用有效的医疗资源。比如普通感冒就要去个大医院,一些慢性病的早起苗头也没法通过全科医生来跟踪和识别。在小一点的地方比如县城和农村,医疗资源相对少很多。

另外中国的医疗体系中将中医药纳入进来,事实上浪费了大量医疗资源,也提高了病人的经济负担,其有效性却很难验证。英国也有所谓的传统治疗手段,但是并不会纳入到医疗体系。我曾经试探性问过医生关于保健品或者草药的问题,都没有得到任何推荐。只有一次一个营养师在我的逼问之下,勉强推荐了一两个保健品,但也只是说可能有效。

写在后面

没有哪个国家能够提供完美的医疗体系,无论中国,英国还是美国,更不用说不发达国家了。能清楚看到好和不好的地方,也能帮助自己规避一些医疗方面的风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