盖茨说没有足够的人注意到了这个经济趋势

Not enough people are paying attention to this economic trend

Original: Link
Author: Bill Gates
Translator: Elephi Dong

我在哈佛大学第一年的第二个学期(semester)开始去上那些我没有报名的课程,而逃掉了很多我报名的课程,除了一门介绍经济学的课程“EC 10”。我被这个主题迷住了,教授也很不错。他教我们的第一个事情是供需图。在我上大学的那个时代(我承认,离现在很久很久了),全球经济基本上是这样运行的:

基于这张图,你可以做出两种假设。第一个到今天来说差不多还是对的:当需求提升,而供给增加,价格则会下降。如果价格升得太高,需求则会缩小。最妙的是两根线的交叉点:均衡。均衡是魔法,因为它最大化了对社会的价值。商品可以负担得起,生产的量也足够,形成多赢的局面。

第二个假设是当供应增加的时候,生产的成本增加。想象一下福特汽车发布了一款新车。新车往往要花更多的成本来生产,因为你不得不花钱设计和测试新车。但是每辆车之后都需要投入非常确定的原材料和劳动成本。你造第十辆车和造第一千辆车的制造成本是一样的。在20世纪大部分时间,对于统治人类经济的大部分产品来说,这个规律都是一样的,包括农产品和资产。

软件可不像这样。微软可能花了很多钱来开发一个新程序,但是之后每一套程序的制造成本都几乎是免费的。不像过去的经济中的商品,软件是无形资产(intangible assets)。软件不是唯一的例子:数据、保险、电子书,甚至电影都如此。

世界经济的一部分不再符合旧的模型,并且持续增长。这对无论是繁荣还是衰败的城市的一切事情,如税法和经济政策都产生了巨大的影响。但一般说来,掌控经济的规则并没有跟上这一变化。这就是全球经济中尚未被足够关注的一个大趋势。

如果你没有理解为什么这件事情如此重要,我看的一本精彩的新书,来自 Jonathan Haskel 和 Stian Westlake 的《没有资本的资本主义》对此做出了精彩的解释。他们将不易度量的资产定义为“你碰不到的东西”。这听起来显而易见,但重要的区别是,无形资产和有形资产的运转机制完全不同。触摸不到的产品在竞争和风险之中有着完全不同的动态,以及对制造他们的公司的评估方式。

Haskel 和 Westlake 给出了为什么无形投资表现不同的四个原因。

  1. 它是沉没的成本,如果你的投资进展不顺利(pan out)。你没有实体资产比如机械,你可以通过卖出来收回(recoup)一些钱。
  2. 它往往会产生溢出效应,可以被竞争对手的公司利用。 Uber 最大的优势在于它的驾驶员网络,但是一个 Uber 司机从 Lyft 接单是常见的。
  3. 它比实体经济更具有伸缩性。在完成了开始阶段的投资之后,产品可以无限制复制下去。
  4. 它更有可能和其他无形资产产生有价值的协同效应。Haskel 和 Westlake 举了 iPod 的例子:它将 Apple 的 MP3 协议、微型化硬盘的设计、设计技巧和来自唱片公司的授权许可等组合在了一起。

这些特点(traits)没有内在的好或者坏。他们只是和传统的商品制造的方式不同。

Haskel 和 Westlake 用非常直接的方式解释了所有这些。这本书写的就像没有很多评论的教科书,他们没有表达趋势是邪恶的观点,或给出硬性的解决策略。相反,他们花很多时间说服你为什么这种转换是重要的,同时提供了更广阔的观点:国家应该跟上这个 EC 10 课程的供需图越来越不重要的世界。

这本书让人眼界大开,但不是为所有人准备的。尽管 Haskel 和 Westlake 擅长解释事情,你仍然需要对经济学有一定的熟悉以便跟上他们所说的。如果你已经上了经济学课程或者经常阅读《经济学家 Economist》的财经版面,你不会有有什么困难。

这本书为我强化的是,立法者需要调整他们的经济政策制订以便能反映出这些新的现实。举例来说,很多国家用于度量无形资产的工具是落后于时代的,因此他们获得的是一个不完整的经济图景。美国直到 1999 年前都没有把软件纳入到 GDP 计算。即使是今天,GDP也没有将在无形资产投入大量金钱的领域如市场研究、品牌打造、、培训等计算在内。

度量并不是唯一一个我们落后于时代的领域 — 很多国家有非常多的“大”问题需要讨论。商标和专利法是不是太严格或者太松?竞争策略是否需要更新?税务政策应该如何调整?在一个没有资本的资本主义的世界,什么才是刺激经济的最好办法?我们真的需要聪明的思考者和杰出的经济学家来深入挖掘这些问题。《没有资本的资本主义》这本书是我看到的第一本深究这些问题的书,我认为政策制订者需要阅读这本书。

投资界需要时间来拥抱以无形资产为基础的公司。在微软早期,我觉得我在向人们解释一些完全陌生的事情。我们的商业计划涉及到一种完全不同于传统投资者的看待资产的方式。他们无法想象我们长期的回报是怎样的。

今天的想法是任何人都需要了解软件为什么是合法的投资,这似乎是不可想象的,但自1980年代以来发生了很多变化。现在是我们思考经济的时候了。

Statement for transl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