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世界能否和中国制造脱钩?

结论先行:很难

西方世界想不想和中国制造脱钩?

想,尤其是疫情期间和之后。

列举一些我们知道的信息:

•美国总统特朗普国家经济委员会主任库德洛(Larry Kudlow)建议美国为企业离开中国 “支付搬家费用”

•日本政府公布了一项 20 亿美元的支持计划,帮助企业将制造迁移回日本,还有2亿美元帮助企业将制造迁移到其他国家  

•任天堂将把部份游戏机生产从中国迁到越南

•据报道,在冠状病毒疫情浮出水面之前,去年就有 50 多家美国公司计划将部分生产搬离中国。

•惠普和戴尔公司表示,他们希望将30%的笔记本制造从中国转移到东南亚

•苹果公司则指示其供应商确定可以转移到其他国家制造的产品。

参见参考链接。

西方国家为什么要和中国制造脱钩?

  • 反全球化浪潮的兴起
  • 对供应链安全的深度担忧

此处不深入解析。

西方国家能不能和中国制造脱钩?

难,因为一个字:钱。

将制造迁移出中国的方式:卖掉或者搬迁现有工厂,在目标国家建立新工厂,更重要的是,建立配套的供应链。

以富士康为例。富士康在广州的一家显示面板工厂去年尝试用 88 亿美元的价格卖出,未果。富士康在郑州的工厂,需要地方政府额外支持 100 亿美元来改造机场和物流设施以及建筑设施。

这么看来,日本的 20 亿美元是杯水车薪。那美国能出多少呢?搬迁固定资产的成本之外,企业制造设施要落地的美国地方政府(或者其他国家的地方政府)需要准备多少钱?为了重新搭建供应链又需要多少钱?这些钱都是万亿美元数量级的,由谁出?

Covid-19 的疫情对世界各国尤其是西方国家的经济冲击很大,短时间内,西方国家是没有这个财力来做脱钩的。

西方国家在某些商品类别的采购上会逐渐和中国制造脱钩,比如服装业。我所观察到的,服装已经有很多不再是中国制造。越南、孟加拉、土耳其等国家已经逐步接棒了。电子产品采购也有逐步扩大东南亚国家制造的趋势。但这是个长期的过程,而且必然从那些对供应链要求不那么高的行业开始。

中国制造往何处去?

从国家层面来看,西方国家会推动企业优先外迁最需要的产品、更重要的产品、更高附加值的产品、以及对制造能力要求更高的产品。

只要中国的制造质量和能力在爬升,相比承接外迁的其他国家有较大的竞争优势,西方国家的企业就不太可能外迁。尤其是对供应链高度依赖的制造品类。

也存在另外一种可能性,就是西方国家“举国之力”来完成中国制造脱钩。美国也许勉强有这个能力,但其他国家则没有这个能力。且从制度上看,美国这么做的可能性也很低。因此我认为这种情况应该是极小概率事件。

但无论如何,中国制造应该尽快提高高端制造业比例,彻底走出靠便宜和海量的人力资源做制造业的阶段。

题外话

另外,根据报道,有些中国品牌企业也在考虑迁移:

  • TCL 将把电视生产线迁移到越南
  • 中国轮胎企业赛轮轮胎将把生产线迁移到泰国

有品牌实力的中国企业外迁,这应是企业国际化和全球化运营的必经之路。如果要担心,先看企业的产权归属和财税属性。

参考

https://www.wired.com/story/us-china-want-divorce-cant-afford/

https://www.forbes.com/sites/kenrapoza/2020/04/10/kudlow-pay-the-moving-costs-of-american-companies-leaving-china/#60df9bb13c6d

https://www.bloomberg.com/news/articles/2020-04-08/japan-to-fund-firms-to-shift-production-out-of-china

https://www.cnbc.com/2019/07/18/more-than-50-companies-reportedly-pull-production-out-of-china-due-to-trade-war.html

https://www.wsj.com/articles/apple-examines-feasibility-of-shifting-some-production-out-of-china-11561030751

题图来自 Pexels

要为 Covid-19 起诉中国的是谁

简介:我查找了一下最近要就疫情起诉中国的信息,做了点简单的非专业翻译。总结来说,要起诉中国基本上不太可能。

美国(在玩行为艺术)

此类诉讼基本是向美国法院起诉。

消息来源:点此

分析后的结论:这些起诉都不太可能胜诉

第一起诉讼,即 Logan Alters 等人诉中华人民共和国等人案,案号 1:20-cv-21108-UUU。在迈阿密的美国佛罗里达州南区地方法院提起诉讼,要求对中华人民共和国及其国家卫生委员会、应急管理部和民政部,以及据称病毒的来源地湖北省和武汉市人民政府提出过失、疏忽、故意造成精神痛苦、超危险活动的严格责任和公共滋扰等索赔。 原告寻求认证国家和佛罗里达州的 “非商业性侵权 “和 “商业性 “群体,包括所有因COVID-19疫情爆发而遭受伤害、损害和损失的个人和法律实体。

有关文档 https://images.law.com/contrib/content/uploads/documents/392/85094/Coronavirus-China-class-action.pdf

第二起诉讼,即 Bella Vista LLC 等人诉中华人民共和国等人案,案号为2:20-cv-00574,在拉斯维加斯美国内华达州内华达地区地方法院提起,是 Logan 案的缩减版,对同一被告提出过失、超危险活动的严格责任和公共滋扰的索赔。 原告寻求对全国性和内华达州的所有小企业进行认证,这些小企业都是因 COVID-19 的爆发而受到伤害、损害和损失。

有关文档

https://www.classaction.org/media/bella-vista-llc-v-the-peoples-republic-of-china-et-al.pdf

第三起诉讼,即 Borque CPA’s and Advisors, Inc. 等人诉中华人民共和国等人案,案号为8:20-cv-00597,在洛杉矶加州中区美国地方法院提起,重复了 Logan 案中提出的诉求,并增加了两个被告:中国人民解放军和武汉病毒学研究所,该所是一家生物实验室,据称位于市中心20英里外,是此次疫情的共谋者。 原告寻求认证全国范围内和加州的一个集体,包括所有因 COVID-19 而遭受经济损失的小企业。

有关文档:https://www.justsecurity.org/wp-content/uploads/2020/04/BOURQUE-CPA%E2%80%99S-AND-ADVISORS-coronavirus-china-complaint.pdf

这些起诉面临一些困难:

首先,根据《外国主权豁免法》,被告可以免于起诉。《外国主权豁免法》规定,除少数例外情况外,外国,包括其机构和机关,在美国享有诉讼豁免权。 申诉人称有两种例外情况—-(1) 被告的不当行为与在美国境内造成直接影响的 “商业活动 “有关;(2) 被告的官员或雇员在其职务或工作范围内实施了非自由支配的侵权行为。 这两种例外情况都不容易成立。 如果适用任何例外情况,属人管辖权和属事管辖权将自动授予法院。

其次,《金融商品交易法》将 “商业活动 “定义为 “正常的商业行为过程或特定的商业交易或行为。一项活动的商业性质应根据行为过程或特定交易或行为的性质来确定,而不是根据其目的来确定。 美国最高法院在阿根廷共和国诉Weltover, Inc., 504 U.S. 607 (1992)一案中进一步澄清说,要被视为 “商业 “活动,必须是 “私人当事方从事的 “与贸易或商业有关的 “类型 “的活动。 申诉中所指控的行为集中于政府活动,而不是商业活动。 例如,审查社交媒体、销毁医疗数据、扣留试图报告病毒的医生和发布有关病毒的虚假声明,都不是商业活动。 这些活动都不涉及任何被告参与的私人交易或商业交易。

第三,原告还必须证明该商业活动在美国产生了 “直接影响”。 原告必须证明,如果被告没有实施各种行为和不行为,病毒不会传播到美国,也不会传播到他们身上。 这将需要专家的证词和对疾病的传播情况进行建模,同时考虑到没有发生所谓的不当行为等事件的假设。 由于病毒的传染性很强,在传播后两周内可能无法检测到,因此,这种疾病在任何情况下都有可能传播到美国的风险。 而且,可能会有无数的交叉原因导致特定的原告或其他集体成员为何以及如何受到COVID-19的不利影响。

更有甚者,中国政府曾经以其行为对美国没有 “直接影响”,不足以引发《金融商品交易法》商业活动例外情况下的责任为由,挫败了诉讼。 例如,2005年,一群美国公民联合起来起诉中国,指控中国没有支付中国政府发行的债券的本金和利息。 这些原告坚持认为,中国应该对其经济承诺负责。 中国以其关于债券的决定对美国没有直接影响为由,请求驳回诉讼,法院表示同意 — — 引述了Siderman de Blake诉阿根廷共和国案,965 F.2d 699, 710(1992年第9巡回法院),该案认为,”个人或公司在美国遭受的经济损失本身不足以构成’直接影响’。

这就剩下了第二个例外情况,即非谨慎的侵权行为或不作为。 非酌定的侵权行为或不作为的典型案例包括涉及使馆车辆的汽车事故或在外国领事馆内的 “滑倒 “造成的伤害。 最高法院在Argentine Republic v. Amerada Hess Shipping Corp., 488 U.S. 428 (1989)一案中认定,原告在美国受到伤害,或 “指称的侵权行为可能在美国产生影响 “这一事实不足以放弃主权豁免。 全国各地的联邦法院一贯认为,整个侵权行为必须在美国境内发生,才能适用例外情况。 每项新的投诉都指称侵权行为或不作为发生在中国,而不是美国。

投诉中指控的行为也可以被独立认为是自由裁量和不可诉的行为。 这种行为包括决定披露、审查或销毁哪些信息;向谁传播信息,何时、如何传播;以及如何应对病毒,包括如何控制和治疗患者。 即使是武汉市官员明知病毒的存在,仍不顾一切地举行4万人的 “大锅饭 “宴请,只为打破世界纪录,这似乎也是一种随意的决定。

第二,中国政府可能不会应诉。 与国内诉讼不同的是,在国内诉讼中,如果在收到起诉书后不作出答复,通常会导致对被告作出默认的判决,而不作进一步的处理,《金融安全法》规定,”美国或一州的法院不得对外国、其政治分支或外国的机构或部门作出默认的判决,除非原告通过令法院满意的证据证明其主张或救济权,否则不得作出默认的判决。” 中国政府历来都是等待法院先出手,然后再采取行动。 例如,在Jackson诉中华人民共和国,796 F.2d 1490(11th Cir.1986)一案中,美国集体诉讼的原告获得了对中国的4100多万美元的违约判决。 在收到判决书送达一年后,中国政府在本案中出庭应诉,并根据《反垄断法》提出撤销判决和驳回诉讼请求。 这两项动议都获得了批准。

第三,即使假设原告能够通过对所主张的诉求提出实质性的质疑,例如中国政府是否对原告负有注意义务,也可能难以获得集体认证。 对于每个原告来说,因果关系的问题可能过于个人化,可能会凌驾于任何共同的问题之上,从而使集体处理变得不合适。 假定的集体包括数以百万计的原告,这可能使案件难以处理。 也没有一种损害赔偿模式可以适用于整个集体,或任何一个假定的集体。 而且,不同的集体成员所受伤害的性质和程度可能会因集体成员的不同而不同,这使得被指名的原告不具有典型性,无法充分代表集体。

第四,所获得的任何判决都可能无法收回。 2020年3月24日,Bella Vista诉讼的集体律师接受了Law360的采访,介绍了该诉讼的情况。 该机构发表的文章称,”在金钱损害赔偿的追偿方面,该律师表示,中国有’万亿资产’停在美国,’所以判决是可以收回的。” 法律表明,情况并非如此。 根据《金融情报法》,”外国在美国的财产应免于扣押和执行”。 这项规则有几个有限的例外,但似乎都不适用于此。

在目前的环境下,这些诉讼乍一看确实有一定的吸引力,可以作为补偿受到COVID-19不利影响的人所遭受的重大损失的一种手段。 深究起来,集体原告面临着艰难的胜算,几乎不可能获得赔偿。

还有一起在德州的集体诉讼,和上述诉讼情况相似。

美国医护起诉中国囤积 PPE

来源:点此

但是:目前查不到此起诉讼的信息(如案件号)

一群一线医护人员正在起诉中国政府,声称中国政府对冠状病毒疫情处理不当,现在囤积急需的个人防护用品,并将其出售牟利。

在佛罗里达州西棕榈滩联邦法院对中国提起的诉讼中,医护人员指控中共阻止了手套、护目镜和其他个人防护用品的出口,并在全球各地的人们因COVID-19而生病和死亡的时候,以高价出售。

他们还指责中国政府应该对冠状病毒的爆发程度负责,因为中国政府最初试图淡化其危害,审查试图敲响警钟的医生。

“在纽约,我们的医生和护士都被装在垃圾袋里,”Alters说,指的是《邮报》的一篇令人震惊的报道。

原告包括一名纽约的医生、一名新泽西州的外科技师、一名西弗吉尼亚州的护士和一名在佛罗里达州工作的医生和护士。他们声称,他们的诉讼可以覆盖近400万美国医护人员。

埃及(在搞笑)

据埃及社交媒体用户和新闻网站周日报道,两名埃及律师对中国国家主席Xi提出了价值数十亿美元的诉讼,指控中国国家主席涉嫌向埃及传播冠状病毒。

据埃及新闻网站 Al-Yawm Al-Jadid 报道,埃及国务委员会的两名律师Mohammed Talaat和Amr Bayoumi 通过中国驻埃及大使对Xi提起诉讼

据称,一张在社交媒体上广泛流传的照片显示了提交诉讼书的信,信中要求中国领导人支付10万亿美元,因为他对致命的 Covid-19病毒在世界各地的传播负有 “责任”。

View image on Twitter

诉讼的依据是,有报道称,冠状病毒是中国政府作为生物战计划的一部分 “故意制造 “的,并指责中国故意隐瞒病毒传播初期的信息,给世界造成巨大危害。

Talaat 和 Bayoumi 说,由于中国涉嫌对冠状病毒危机处理不当,埃及被迫关闭边境,停止了所有航班,使埃及经济遭受严重损失。

目前,埃及已发生约1000例冠状病毒感染病例,66人死亡。但律师们说,他们不仅代表埃及,也代表整个世界,要求获得这笔天文数字的资金。

他们说,这10万亿美元将归埃及国家和国家资助的 “Tahya Misr”(埃及万岁)慈善基金所有。两位律师表示,如果中国不支付,他们打算在国际法庭上起诉

他们的要求在社交媒体平台上遭到了许多人的嘲笑。

一名推特用户笑称律师们在提起诉讼的时候喝多了,他说。”酒精在这个时候只应该用于绝育,任何滥用都可能导致其他1亿[埃及人]的行为都会让其他1亿[埃及人]感到羞耻。”

英国

一个前报纸编辑鼓励大家发起诉讼 一个没什么影响力的人参与的电视访谈上的煽动,可以忽略。

一家智库 HJS 建议了起诉中国政府的方法。简单的说就是根据估测的G7各国用于抗疫方面的支出来向中国政府索赔。但是因为国际法的一些问题,不太容易办到,所以提供了若干建议方案。

HJS Henry Jackson Socity:亨利-杰克逊协会(HJS)是英国新保守主义的外交政策智库,它被描述为右翼,但定位为跨党派,并得到一些左倾政客的支持。该协会于2005年3月11日由剑桥大学的学者和学生成立。它主张采取干预主义的外交政策,酌情通过非军事和军事手段促进人权和减少痛苦。

官网有关说明在此。其主要的推断是:

G7 集团国家对中国因处理COVID-19的 “专利违反国际卫生条例 “而对中国提起的全球诉讼,其金额可能会达到至少3.2万亿英镑。根据正式公布的政府支出(抗疫支出?),英国可能会有价值3510亿英镑(约合4490亿美元)的赔偿要求。 使用同样的方法,美国可以索赔9333亿英镑(12000亿美元),加拿大可以索赔479亿英镑(590亿美元),澳大利亚可以索赔299亿英镑(370亿美元)。

报告称,中国政府对该病的早期处理和未能向世卫组织充分报告信息,违反了《国际卫生条例》第六条和第七条,中国是《国际卫生条例》的签署国,在法律上有义务维护该条约。 这些违规行为使疫情迅速蔓延到武汉以外的地方,也就是它的发源地。

该报告承认在确保国际司法管辖权方面存在困难,并提供了十种不同的潜在法律途径,可在国内和国际司法管辖范围内对中国采取行动。 报告认为,虽然其中许多是执行《国际人权条约》以外的条约,但报告认为,国际公职律师可以像以前一样,利用相关条款来维护国际规范。 亨利-杰克逊协会的建议包括利用国际法院;常设仲裁法院;香港法院;通过双边投资条约解决争端;以及在世贸组织采取行动。

The Future of Humanity 读书笔记 01

《人类的未来 – 移民火星,星际旅行,永生,超越地球的命运》

这是我第一本使用新的快读方法阅读的英文书,每天 10 页,雷打不动,大约一个月可以读完。选择这本书是它这是我感兴趣的题材。作为一个科学信徒和不够格的科幻爱好者,这是一个好的选择。

书的简介

信息来源

人类文明濒临传播到地球之外。它不仅仅是一种可能性,还变得越来越有必要:无论我们的手是否因气候变化和资源枯竭而受迫,还是未来的灾难是否迫使我们放弃地球,总有一天,我们将在星空中建立自己的家园。

世界著名的物理学家和未来学家 Michio Kaku 在书中列入了丰富而易懂的细节,解释人类将如何逐步发展外太空的可持续文明。机器人技术,纳米技术和生物技术的惊人发展可以使我们在火星上建造可居住的城市。微观宇宙飞船可能会以激光束在太空中航行,到达附近的恒星;技术也许有一天可以使我们完全超越身体获得永生。

作者简介

信息来源

加来道雄(日语:ミチオ・カク,英语:Michio Kaku;1947年1月24日-)是日裔美国籍理论物理学家、未来学家、科普家,纽约市立大学的理论物理学教授,他曾写过多本有关物理学和相关话题的著作,这些著作常在电台、电视以及电影中出现,除此之外,他还撰写在线博客和文章。他还曾写过《Physics of the Impossible》(2008)、《Physics of the Future》(2011)、《The Future of Mind》(2014),这几部作品都是纽约时报最畅销的书籍。他也曾主持过BBC、探索频道、历史频道、科学频道的一些特别节目。

加来道雄出生于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圣何塞,父亲出生在美国加州帕罗奥图,母亲出生在马里斯维尔,父母亲在二战期间被美国政府囚禁在 Tule Lake War Relocation Center 中,期间二人相遇,此后在那生下了他的哥哥。

在帕罗奥图的 Cubberley High School 时,他在父母的车库里组装了粒子加速器,他承认:“这么做是为了能产生一束足够强大的伽马射线以来生成反物质。”在新墨西哥州阿尔伯克基市的 National Science Fair 中,加来道雄引起了物理学家爱德华.泰勒的注意,后者将他保护起来,并授予他赫兹工程奖学金。

加来道雄1968年毕业于哈佛大学,1972年在伯克利加州大学获博士学位。最近25年执教于纽约市立大学,还是普林斯顿高等研究院和纽约大学的访问学者。主要研究方向是弦理论、超对称以及万有理论

序言说了什么

地球历经过五次主要的灭绝性灾难,人类在地球上能生存并发展到现在,完全属于运气。如果下一次大灾难来临,人类未必就能继续走运了。面对自然的灾难和巨大变化,有机体只有三种命运:离开;适应;毁灭。就算人类能够躲过地球上的大灾难,50 亿年后,太阳也将扩大为红巨星。人类只有走向星空,才有可能延续和升级自己的文明。

作者受 Isaac Asimov (阿西莫夫)影响很深。事实上,阿西莫夫对很多其他科幻作家也影响很深。比如 Olaf Stapledon 斯塔普雷顿 斯塔普雷顿还影响了其后的一系列科幻作家。

阿西莫夫的著作

斯塔普雷顿的著作

2017 年, NASA 科学家发现了 7 个和地球大小相似的行星。其中有一个距离地球只有 4.2 光年的行星 Proxima Centauri b. 也许将成为宇航员首先要探索的对象。

冷战驱动的太空竞赛让人类登上了月球,以及发射了载人飞船,但是随着经济形式的变化,高昂的经济代价让太空活动降温了。美国曾经使用航天飞机来降低太空活动的成本,但是还是失败了。但现在的情况发生了变化。私营资本比如 Elon Musk 和 Jeff Bezos 的介入,让低价的太空活动成为可能。航天从此不再是只有国家预算才能进行的行业。近年来的技术进步,包括计算机、互联网、芯片、机器人等,也将对未来航天提供支撑。

书的结构

  • 如何离开地球,以月球为基地到达火星
    • 描述能够帮助人类到达火星的技术。描述如何打造月球基地以及移民火星。人工智能、纳米科技(材料)、生物科技(基因改造的作物)等第四波技术帮助人类将火星改造为可以生存的家园。
  • 如何实现星际航行:使用机器人,打造星舰
    • 如何航行出太阳系到达其他行星,这时候将使用第五波科技比如纳米船 nanoships 、激光帆船 laser sails, 冲压喷射融合引擎 ramjet fusion machines 、反物质引擎 antimatter engines 等。这些都是 NASA 开始投资物理学家进行研究的领域。
  • 如何在宇宙中生活:永生,寻找系外生命,高级文明以及离开宇宙
    • 如何使用基因技术改造身体、扩展人类寿命、实现人机对接等

备注:

  • 第一波技术:19世纪机械和热力学的发展得到的蒸汽机开创的机械时代
  • 第二波技术:20世纪电磁学开创的电力时代
  • 第三波技术:21世纪量子物理发展开创的计算机、互联网、芯片、机器人时代

第一印象

目前已经看到 Page 70+。对本书的第一印象就是:

这是一本描述人类走出地球的必然命运,并给出了看上去可行的路线图的书。既有对已有科技和历史信息的快速科普,也有对未来科技的展望。让我对我不可能活到的未来充满了向往和憧憬。

此外:科幻小说催生了很多物理学家,以及像 Elon Musk / Jeff Bezos 这样的有理想的大富翁。也将继续催生未来做星际航行的宇航员们。

在星际航行面前,COVID-19 和 World War 这种事情算啥呢 LoL 。

有关 COVID-19 检测的一些信息

2020 年 3 月 16 日,世界卫生组织呼吁加强检测程序,以减缓 COVID-19 大流行的进程。

测试类型

PCR 测试

  • PCR:实时逆转录聚合酶链反应(rRT-PCR)
  • 结果:几小时到2天内。
  • 缺点:用咽拭子进行的RT-PCR测试仅在疾病的第一周是可靠的。 之后,病毒可以在喉咙中消失,而在肺部继续繁殖。 对于第二周接受检查的感染者,可以选择通过抽吸导管从深呼吸道中抽取样本材料,也可以使用咳嗽得到的痰液

使用此类技术测试的国家有:

  • 最早的 PCR 测试技术是 柏林大学夏里特医院 2020 年 1 月开发的。WHO 用来分发的 25 万个检测试剂盒就来源于此。
  • 英国 于 2020 年 1 月 23 日开发完成。
  • 韩国 Kogenebiotech 公司于 2020 年 1 月 28 日开发了一种临床级基于 PCR 的SARS-CoV-2检测试剂盒(PowerChek冠状病毒)。 它寻找所有β冠状病毒共有的“ E”基因,以及 SARS-CoV-2 特有的 RdRp 基因。
  • 中国:2020 年 1 月 14日华大基因完成研发2020 年 1 月 26 日,华大基因的试剂盒获得中国药监局应急审批批准。2020 年 3 月 27 日,获得美国 FDA 紧急使用授权
  • 美国:一开始是使用美国以外的试剂盒,准确性有问题且数量很少。美国的商业实验室机构于 2020 年 3 月上旬才开始自己的试剂盒测试。2020 年 3 月 5 日和 9 日,LabCorp 和 Quest Diagnostics 分别宣布在全国范围内提供基于 RT-PCR 的 COVID-19 试剂盒。
  • 俄罗斯,国家病毒与生物技术研究中心 VECTOR 开发并生产 COVID-19 试剂盒。 2020 年 2 月 11 日由俄罗斯联邦医疗保健监督局注册。
  • 2020 年 3 月 12 日,美国的世界级医院梅奥诊所开发了一种检测手段
  • 2020 年 3 月 13 日,瑞士的知名医疗器械公司罗氏诊断公司(Roche Diagnostics)获得 FDA 批准,可以在 3.5 个小时内进行大批量测试,一台机器可以在24小时内进行大约4,128次测试。
  • 2020 年 3 月 19 日,FDA向美国雅培 Abbott 实验室的 m2000 系统颁发了紧急使用授权(EUA) 
  • 2020 年 3 月 21 日,美国赛沛 Cepheid 公司获得了 FDA 的 EUA 认证

非 PCR 测试

等温核酸扩增技术

FDA批准了雅培实验室的一项新测试技术,使用等温核酸扩增技术而非PCR。由于这不需要耗时的一系列交替的温度循环,因此该方法可以在短短的五分钟内给出正结果,而在13分钟内给出负结果。 目前,美国大约有18,000台这样的机器,而雅培(Abbott)希望提高生产能力,每天提供50,000个测试。

CT 和胸片

C T或者胸片在武汉被用作诊断依据之一。一项针对当前大流行发生地点武汉市的 PCR 与 CT 进行比较的研究表明,CT 比 PCR 敏感得多,尽管特异性较低,而且其许多成像特征与其他肺炎和疾病过程重叠。 但截至2020年3月,美国放射学院建议“不应将 CT 用于筛查或作为诊断 COVID-19 的一线检查”,也就是说还是需要以 PCR 检测为主。

抗体检测

对感染的部分免疫反应是产生包括 IgM 和 IgG 在内的抗体。这些可用于在症状发作后约7天左右开始检测个体的感染。2020 年 3 月下旬,欧洲免疫医学实验室诊断和抗原决定簇诊断试剂盒获得了欧洲的认可,该试剂盒可以检测血液样本中针对该病毒的 IgG 和 IgA 抗体。测试能力可在几小时内完成几百个样品,因此比常规的病毒 RNA PCR 检测要快得多。通常在感染开始后14天即可检测到抗体。

测试方式

  • 中国:华大基因BGI于 2020 年 2 月 5 日在武汉建立了一个临时的2000平方米紧急检测实验室,名为“火眼”。武汉实验室紧随其后的是深圳,天津,北京和上海的实验室,遍及中国的12个城市。到 2020 年 3 月 4 日,每天的总吞吐量为每天50,000次测试。
  • 中国香港:让疑似病例居家,紧急处理部门把标本试管交给病人,病人将样本吐到试管中交回进行测试。
  • 韩国:使用 Drive-through 方式测试,即受测人开车经过检测中心,取样测试。效率很高。
  • 德国:国家法定健康保险医师协会于3月2日表示,它在非卧床场所每天可进行约12,000次检查,前一周已进行了10,700次检查。德国每周的总检查量为160,000次。截至3月19日,已在几个大城市提供驾车测试。截至2020年3月26日,在德国进行的测试总数未知,因为仅报告了阳性结果。卫生部长詹斯·斯潘(Jens Spahn)估计每周进行200,000项测试。首次实验室调查显示,截至到 2020 年第 12 周,总共测试了至少483,295个样品,其中33,491个样品(6.9%)的SARS-CoV-2呈阳性。
  • 以色列:Technion和Rambam医院的研究人员开发并测试了一种同时测试64例患者的样品的方法,将样品汇总并仅在发现合并样品为阳性时才进行进一步测试。
  • 3月31日,阿拉伯联合酋长国宣布目前正在对每人进行冠状病毒测试,其人均比任何其他国家都多,并有望扩大测试水平,以覆盖大部分人口。他们使用 Drive-through 模式,并从Group 42 和 华大基因 BGI 购买了一个大规模实验室(基于中国的华大基因 BGI“火眼”应急检测实验室)。该实验室在14天内建成,每天能够进行成千上万的RT-PCR测试,并且是世界上第一个在中国境外运营的成规模的实验室。

试剂盒产量

在中国,法国,德国,香港,日本和美国开发了针对 Covid-19 基因谱不同部分的不同测试方法。世界卫生组织采用了德国的配方,并将试剂盒发送到低收入国家,因为 WHO 没有资源自行开发。德国方法于2020年1月17日发布;而由美国疾病控制中心开发的方法则要到 1 月 28 日才可用,从而推迟了美国的测试。

在爆发初期,中国和美国就存在试剂盒可靠性的问题,他们和澳大利亚无法提供足够的试剂盒来满足卫生专家对测试的需求和建议。相比之下,韩国广泛的检测手段有助于减少新型冠状病毒的传播。韩国政府几年来建立了测试能力,主要是在私营部门的实验室中。

根据公开信息:华大基因 2020 年 2 月 9 日时测试盒产量已经达到 65 万份,日产能达到 10 万份。硕世生物 2 月 4 日时日产能达到 10 万份。且仅仅 1 月 20-26 日一个星期,已向 29 省市区约 350 家 CDC 及医疗机构供应了几十万人份的新冠病毒核酸检测试剂。据报道,2020 年 2 月 1 日时,中国几家生物企业日产能已经达到 77.3 万份。

来源:新浪

测试量

根据公开的数据:

按测试量排序:

  • 美国截至 4 月 4 日的测试量是 163.9 万
  • 德国截至 3 月 29 日的测试量是 91.8 万
  • 意大利截至 4 月 4 日的测试量是 65.7 万
  • 俄罗斯截至 4 月 4 日的测试量是 63.9 万
  • 韩国截至 4 月 4 日的测试量是 45.5 万
  • 西班牙截至 3 月 21 日的测试量是 35.5 万
  • 加拿大截至 4 月 3 日的测试量是 30 万
  • 澳大利亚截至 4 月 4 日的测试量是 28.6 万
  • 法国截至 4 月 2 日的测试量是 22.4 万
  • 阿联酋截至 4 月 3 日的测试量是 22 万
  • 英国截至 4 月 3 日的测试量是 17.3 万

注:没有中国数据,只有中国广东的数据,无法判断中国的总测试量。

截至 2020 年 4 月 4 日:

  • 中国确诊 81,639 例。假设阳性率是 5 – 20%,那么中国消耗的检测试剂盒应该在 41-163万之间。
  • 全世界确诊约 120 万人。假设阳性率是 5 – 20%,则已经进行了 600-2400 万次测试。